網誌

 

序言

肺炎疫情在2020年席捲全球,箇中影響揭示紡織及成衣業及其全球供應鏈的缺陷。過去一年,雖然業界因為工廠和機器停擺,導致利潤、收入和就業等經濟損失,但也讓我們深切反思到各行業需創新,以裝備自己應對未來的挑戰。Good Business Lab和南豐作坊會在這篇文章中透過兩個角度,討論全球紡織成衣業的創新發展。

首先,勞動力是艱難時期的行業骨幹,因此我們會借古鑒今,學習管理工人的憂慮和猶豫情緒,並學習如何在危機中制定工人的福利優次。另外,我們會展望未來,看看哪些創新科技能有助提升工廠韌性,幫助他們游刃有餘地面對不同處境。

 

「工人為先」:藉關注印度成衣業工人福祉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尋找出路

製造成衣是高度勞動密集的工業,非常依賴工人運作縫紉機器。因應全球化的關係,公司有機會運用廉價的國際工人市場,而現在大多數成衣品牌的運作,都跟全球供應鏈密不可分。理論上,這運作方式本來是一個雙贏局面:一方面,品牌可以低成本地製造產品,而提供服務的國家也可以製造大量就業機會。但事實上,換來廉價勞工的代價是犧牲工人的福祉 —— 就工人惡劣的工作環境,勞工權益組織經過了多年的抗議,令多個品牌意識到合理工作環境的需要[1];不過,我們距離一個健康、平等的生態環境還有一段距離,而新冠肺炎更揭示不少具爭議的隱憂。

 

力不可抵的怒憤

所有合約都有一項叫「不可抗力」(force majeure)的條款,允許其中一方在遇到超越控制範圍的情況下不履行其義務。新冠肺炎疫情便是引用這條款的好時機。這意味著品牌可以叫停製造產品的訂單,甚至取消已在運送途中的訂單。

不少發展中國家的工廠都僱用了大量工人,當地的製造商、工人權益組織和記者都呼籲品牌停止這樣的行爲。Good Business Lab(GBL)行政總裁暨印度最大成衣製造及出口商Shahi Exports 的組織發展部門主管Anant Ahuja說:「購買這些產品的國家有完善的福利制度,也可以要求員工放無薪假。但在印度,我們並沒有這些選擇。如果沒有他們的訂單,我們如何支付工人的工資? 這是我們最大的阻礙。」沒過多久,輿論和媒體的報導逼使品牌履行他們之前取消的訂單。瑞典品牌H&M是首個公開承諾會支付所有訂單的品牌[2]。之後,其他品牌亦一一宣布跟隨他們的行動。這使服裝行業意識到他們多年來所建立的成衣供應鏈價值,也了解到行業極度依賴成衣製造商的支持。

 

全國大封城

正當對品牌的輿論開始奏效,全印度的製造商因為全國封城而需要關閉。工廠需要停工超過一個月,不少小型製造商因而沒有能力向員工支薪,甚至有一些公司因為未能確保未來有充足訂單和缺乏現金流而倒閉。外地勞工是印度製衣業的一大勞動力,他們都因政府在最後關頭才宣布封城而滯留在印度。

Shahi Exports僱用了不少外勞,當中不少都因為未能回國而滯留在當地宿舍。GBL在2020年4月和國際諮詢及研究機構IDinsight合作,透過電話調查訪問了560名女性外勞,發現共有77%的工人因為這個原因而被逼留在印度。這個情況引起企業管理層、外勞和他們家人的關注。故企業管理層與營運勞工宿舍的非牟利組織緊密合作,在必需時為滯留當地的外勞提供醫療和檢測支援。

 

在新冠肺炎期間管理密集工作間

自從工業革命起,成衣製造便是一門高度密集的行業。只要訂單一回來,而政府取消封城措施,製造商便開始尋找方法使工廠可正常運作 ── 目標是確保過千人工作的工廠不會成為傳播病毒的溫床。

為了達成這個前所未有的目標,Good Business Lab舉辦了一場為期兩天的設計馬拉松,讓一班研究員和業界人士共同構思解決方案。我們經常思考如何在封城結束、工廠重開之後,製造一個「無憂」的工作環境。這活動讓製造商在準備工廠重開和制定衛生守則時,營造一個以工人為中心的環境。在「新常態」下運作,工廠需要的不僅是合規,而是了解、合作和工人的同心協力。因此,除了進行篩查、提供口罩和消毒液外,我們更需要注意在疫情期間的溝通渠道和方式。

一系列的行動計劃包括:

1) 為重返工作崗位的工人提供歡迎包,包括:為他們及其家庭準備的口罩、衛生巾,以及女性專用的鐵質補充劑;

2) 借助WhatsApp群組開設非正式溝通渠道,傳播安全守則和重要事項

3) 除了警告和指引標示,也在工廠內貼上舒緩情緒的相片

4) 透過不同溝通渠道,強調公司關心員工的訊息

 

為迎接工人準備合適的工作環境。插畫: Siddhesh Gautam

 

排除萬難 維持縫紉工作

Good Business Lab在2020年5月至8月期間訪問了1,815個位於印度卡納塔克邦和安德拉邦的農村家庭(這是其中一項持續進行的問卷調查)是次訪問希望了解新冠肺炎如何影響他們的食品安全和財政狀況,以及他們對移民的看法。40%的受訪家庭指,比起疫情發生前,他們對在大城市生活和工作的看法有所改變;而看法有改變的家庭中,89%表示由於疫情和封城的共同影響,沒有遷居城市的打算。

同時,在城市生活的工人(包括未能回國的外勞)在封城期間排除萬難,為印度的醫療人員生產個人保護裝備。之後,他們便會像從前一樣工作。Ahuja表示,Shahi Exports在新冠肺炎期間只損失20%的勞動力。

 

透過這次機會重新構想可能性。插畫:Siddhesh Gautam

 

縱有不幸,但這次疫情警醒各行業要優先向工人的福祉投放資源。Ahuja說:「這次的正面威脅前所未見,工廠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。如果不優先處理工人的健康和福祉,便會面臨倒閉的危機。」此外,他相信成衣行業像其他行業一樣,開始投放資源在工人健康系統和創新工廠設計上。

以往,工廠提供托兒服務讓女性工人騰出時間工作。而現在最大的挑戰是基於安全原因,托兒所需要維持關閉,使在職母親未能夠外出工作。2020年發生的一切,提醒我們改進生產技術外,工廠更要優先處理工人的安全和福祉。這次的疫情使我們吹起敢於創新的號角,改進製造業工人的生活素質。

 

「藉數碼化提升韌性」:藉科技助工廠建立供應鏈韌性

新冠肺炎疫情引起大家對供應鏈韌性和數碼化的關注。由於供應鏈停滯不前,公司積極尋找維持運作的方法。而視像會議更成為唯一的溝通工具,監察各地辦公室和設施的情況。品牌和零售商有逼切需要採用數碼化方案重建供應鏈韌性,以應付突發情況的發生。

新冠肺炎疫情:重構服裝供應鏈趨向靈活及數碼化匯報》中,南豐作坊觀察到機構可把握不少機會,以科技支援服裝供應鏈中的各個環節,如:工廠和工人等。當中包括以下例子:

  • 借助提升效率的協作式機械人,讓工人有時間處理其他重要工作
  • 利用紫外線消毒機械人消毒表面,提升貨倉工人的安全
  • 採用雲端軟件解決方案遙距監察工廠,保障工人利益

 

協作式機械人

自動化工作流程讓配送中心工人集中處理重要的工作,並確保員工在工作場所維持安全的社交距離。疫情期間,美國成衣品牌Gap從初企Kindred額外購買人工智能機械人SORT,於美國配送中心分類數量大增的電子商貿訂單。封城關係使勞動力減少,但機械人能幫助他們維持生產能力。

 

Kindred的SORT人工智能系統。圖片:Kindred

 

紫外線消毒機械人

維持倉庫的安全尤其重要。麻省理工學院的電腦科技和人工智能實驗室與Ava Robotics合作研發出自動紫外線消毒機械人,消滅倉庫表面的冠狀病毒。紫外線消毒已在醫院被廣泛使用;這項創新的賣點在於機械人能夠自行運作,避免工人直接接觸紫外線。

 

 紫外線消毒機械人。圖片:MIT News

 

雲端軟件解決方案

疫情對改善供應鏈運作透明度的需求有所提升。由於各國全面實施旅遊限制,雲端軟件解決方案幫助公司進行遙距監察。例如,初企Inspectorio透過其軟件平台接通品牌和供應商,讓他們共同制定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工作環境的應對守則,並實時監察生產設施,評估工廠是否準備好重開,讓國際品牌和零售商持續監察遠在亞洲的工廠。

 

Inspectorio的軟件平台。圖片:Inspectorio

 

提升工人技能同樣重要。為工廠工人裝備必需的技能,有助他們迎接並參與數碼化的供應鏈。越來越多公司視數碼化為培訓員工的機會。例如,大型電商阿馬遜為配送中心的員工,提供為期16個星期的證書課程,幫助他們建立新的技能外,也為他們提供加薪的機會。 [3]

我們期望新科技不但提升工廠的整體運作效率,也幫助製造業工人成為準備好迎接未來挑戰的高技術勞工。

 

總結

為了在新的一年籌劃更具韌性的製造業,我們應該訂下兩大目標:為工廠裝備更好的科技,以迎接未來的不穩定性;其次,我們應該聆聽工人的需要和憂慮,改善他們的福利。勞工是供應鏈的基石和發展中國家的重要資產;這兩項目標是締造可持續創新的不二法門,亦讓公司和工人共同得到最大的利益。

 

關於 Good Business Lab

Good Business Lab是獨立的非牟利勞工創新組織,透過嚴謹的學術研究,為工人福利項目建立研究案例。我們相信研究是最可持續地改變勞動市場的方式,讓所有勞工能過有尊嚴的生活。我們的研究分為四大領域:釋放女性勞動力、收窄技術差距、改善工作環境,以及建立全面健康生活。項目詳情請瀏覽:https://www.goodbusinesslab.org/projects

 

關於南豐作坊

揉合科技(Technology)和生活時尚(Lifestyle),南豐作坊是一個為服裝、紡織、農業、食品等行業培育techstyle創新的開放平台,集培育基地、投資基金和創新的「工作空間/Lab/體驗店」於一身。南豐作坊旨在投資和支援藉創新加快可持續發展進程的公司,並成為首屈一指的techstyle創新平台。詳情請瀏覽:https://www.themillsfabrica.com

 

[1] Decent work, ILO: https://www.ilo.org/global/topics/decent-work/lang–en/index.htm

[2] Forbes, March 2020. ‘The True Cost Of Brands Not Paying For Orders During The COVID-19 Crisis’

[3] World Economic Forum, March 2020. ‘In the age of automation, technology will be essential to reskilling the workforce’

循環經濟生態系統製造業
緊貼我們社群的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