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網誌

ReWire Sustainability 2021:第二天活動回顧 ——「200 年的觀念」、「以企業財團作為實驗場地」、「道德領袖」和「耐心和樂觀主義」

當一提到「時裝科技」,大家便會立即想到「可穿戴科技」或者「電子商貿」。不過在服裝和紡織行業中,振奮人心的創新和科技並不單只是電子商貿,而是涵蓋生產到物料等整個供應鏈的各領域。 一如所料 —— 不少品牌公開表示和承諾實踐可持續目標,各界在 2019 和 2020 年對這個領域的興趣急升,激發業界爭相尋找有關解決方案。不過,熱潮下仍有很多挑戰,並需要統一各界的期望。第二天的活動便正好對準這個平衡點 —— 我們將會解釋這個熱潮,以及了解怎樣管理各界期望。

觀看錄影

 

設計意向:200 年的觀念

Simon CottonJohnstons of Elgin 行政總裁)在小組研討時,分享他剛加入 Johnstons of Elgin 的故事:當時,品牌東主要求他擔當領袖的責任,成就「一些能夠維持 200 年的事情」 —— 這個觀念鼓勵他們考慮幾個世代(而非只是幾個財政季度)的需要,從而營造出一個嶄新的思維,幫助他們處理業務上各層面的事務,使供應鏈在他們的掌握之中。這思維意味著「任何事情都重要」:由確保農夫通過認證、管理草地的方式,到照顧山羊的方法 —— 不似其他品牌,這幾乎是點對點地照顧整個供應鏈,算是業內少見。而 Carla WoidtWolfgang Scout 創辦人)則補充說,只要大家有劃一的思維,便能夠教育和接觸供應鏈中各範疇,以達成一致的標準。很多設計師可能從來未到訪過紡織廠和棉紡廠,而這些工廠都要求業界(包括設計師們)透過提升解決問題能力、反覆改進和學習,達到大家所要求的水平。誠如 Carla 所說,用建立家庭的心態發展一門事業 —— 這是關懷和愛的最佳體現。

 

以企業財團作為實驗場地 —— 重新構想、不斷改進、擴張規模

Katrin LeyFashion for Good 董事總經理)所主持的小組研討會中,以人造絲物料為例子,探討創新和多方持份者的角色。Christine GoulayKering 可持續創新主管)在環節一開始時,分享到企業財團如何幫助業界利用設計思考推進可持續發展,讓業界可以重新構想供應鏈的未來,並開展有助反覆改進和擴張規模的試點計劃,從而造就更大的效益。而全面的透明度更是關鍵所在。Mukul AgrawalBirla可持續發展總監)以可持續林業為例子,探討可持續林業方式、護林(Birla 每年栽種其砍伐量3倍的樹木)、新生代方案(如利用廢棄木材循環再造、升級再造)的可行性。Carmen ChanTesco 高級可持續及布料經理)則分享了 Tesco 作為零售商,如何建立不同的上游基建,(例如收集消費前、後的廢物,並將在之回饋土地),以及持份者互相合作和學習的經驗。而事實上,越多品牌和零售商願意公開透明度,我們便可以認識更多最佳實踐和失敗個案,藉此創造一個循環學習及不斷改進模式。

 

包裝物料:由問「為甚麼」和「可以做甚麼,不可以做甚麼」開始

跟產品的可持續性比較,我們通常忽略包裝的重要性。Sean MurphyL&E 市場總監)Gunjit ChopraPuma中央營運高級主管)在一場有趣的對談中,告訴我們在想「甚麼」和「怎樣做」之前,要先考慮「為甚麼」。他們也向其他行業借鑑(例如科技行業一直以來沿用產品研發週期,他們產品價值和生命週期都比時裝行業長),並且衡量「我們應該做甚麼」(專注問為甚麼!)和「我們不應該做甚麼」(衝忙決定,或「漂綠」形象改造)。

 

塑膠問題:需要道德領袖的難題

有多少人能真正完全實踐「走塑」生活?只要停一停、想一想,就會發現我們穿的、吃的,無一不跟塑膠有關。Ariel MullerForum for Future 亞太區董事總經理)在開始這個環節時,先問 Brenda HaitemaBoardriders 物料總監)和 Molly MorseMango Materials 行政總裁)—— 15 年之後,塑膠會否仍然在系統中流轉?結論相當清晰:距離達成零塑膠的目標並不容易,但如果我們有一班深受教育的顧客群,活躍地提出消費者需求,便能更快地推動業界的轉變。Ariel 亦主張我們需要從新思考 Brenda 的提議:品牌該設計耐用產品,讓顧客可以修補產品;此外,市面上應該有更多個人化服務,藉此鼓勵顧客保留產品。當Ariel問到新公司面對的挑戰時,Molly 提及通往基建的重要性(例如原料)以及遊走於當今權利架構的能力(合作而非競爭)。作為業界先驅無疑是一大成就, 並一再提醒業界韌力的重要性,以及變革者對業界發揮的作用。我們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而集中、專注非常重要。無論你是業界先驅、大型企業還是消費者,我們都有自己的角色和責任。

 

具擴張潛力生物物料:耐心、願意學習和投資!

南豐作坊很高興主持一節以「擴張生物物料」為題的閉幕研討會。Suzanne LeeBiofabricate 行政總裁)給參加者一門關於生物物料的入門課(有關詳情請閱讀 FFG 和 BioFabricate 的報告)。而 Elaine SiuMaterial Innovation Initiative 創新總監)則分享了農業/食品領域中有趣的類似案例:他們的轉變由可持續發展所推動,卻在照顧消費者的需要的同時,無需在味道和品質上妥協。話雖如此,即使潛力龐大的產品也需要時間發展相關科技。Suzanne 呼籲品牌要有耐性,也要為初企提供供應鏈支援和其他資源。比起發展電腦程式的無止境投入成本,Dan WidmaierBolt Threads 共同創辦人)表示發展生物科技需要更長的時間。他們去年成功發布 Mylo Consortium ——這可是「十年磨一劍」的成果,需要一班與他們有共同願景的夥伴的支持才能成事。Elaine 回應說,在食品領域中,合適的品牌合作能為增長中的科技帶來巨大效益,像是擴張至商業規模和策劃消費者參與活動(例如:IMPOSSIBLE 的替代蛋白質便是案例之一)。總括而言,機會在前,但需要耐性和有人願意投放資金。更重要的是,為甚麼我們不先深入了解生物科技和物料(像是BioFabricateMIIBolt Threads 的資源,以及 Bolt Threads 和南豐作坊共同發佈的合成生物科技報告)Dan 也提到我們可向其他行業中有經驗的領袖取經。而事實上,光看電動汽車和植物性產品目前的發展,已讓人對時裝業未來的發展感到樂觀。 

 

其他小組研討中的有趣觀點

  • 正面水足跡:整個價值鏈的水足跡(由灌溉、染料到污水處理);需要廣泛的解決方案(由更好的耕作、灌溉方式,以至更佳的機器和水循環)
  • 每滴水都重要:回應上一個小組研討關於水資源挑戰的問題,要解決這些難題不能只靠一本天書,而需要多項創新方案,例如: Materra 的具效率的耕作系統、Jeanologia 利用更好器材為可持續生產發電、利用生物基染料減少使用化學品的 Huue,以及借助生科科技製造多種顏色染料,從而在固色過程減少用水的 Colorifix。更重要的是,創新不能閉門造車。我們尤其喜歡 Michelle ZhuHuue 行政總裁所說:「不論現在還是未來,思考你的創新技術適合甚麼領域。」
  • 回收紡織物料Shahi Group 研究案例非常有意思;他們旗下的 Good Business Lab 和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合作的深度研究項目,利用紡織廢料生產高吸水性聚合物,有助改善灌溉棉花的過程。而背後更大的訊息:意向設計的實驗,有助進行數據為本的商業決定。

 

在活動尾聲,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行政總裁葛儀文分享了昨天關於「100 億噸目標」的現場調查結果,當中90%的參與者都渴求轉變,揭示了他們具韌性的樂觀態度。而現在的問題是:我們如何繼續前行?我們希望這次活動不只是催化對話,更為您帶來更多啟發和實用資訊,延續我們尋找解決方案的旅程。

 

第一天回顧

第三天回顧

可持續發展合作循環經濟
緊貼我們社群的最新消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