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豐作坊在新加坡Conscious Festival:由建立社群到認識東南亞市場 
由於中國創新及資金環境在去年開始放緩,市場開始將焦點轉移到東南亞一帶。11月初,南豐作坊有幸被邀請參與Green is the New Black(GINB)在新加坡舉辦的Conscious Festival,並趁機當地政府官員、投資者及初創企業見面。我們現在為您回顧活動的詳情。 

 

 

創新及Techstyle浪潮穩步成長 

在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支持下,當地科技生態環境快速增長,並在過去幾年表現強勁。當中包括:歡迎初企申請的種子補助金(約10-50萬新加坡元)、支持企業推動創新及使用新科技的基金,以及連結不同持份者推動數碼化;像新加坡金融管理局,便成功鼓勵所有銀行採用數碼付款及轉帳。 

 

此外,SG Innovate及Smart Nation等多個公營部門,除了投資國家的戰略需要,亦透過實踐創新推動新加坡走向數碼化。而在Techstyle範疇,當地政府把設計定位為國家戰略要務,將新加坡設計理事會(Design Council)調到經濟發展局(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)旗下管理。至於新加坡紡織服裝協會(TAFF)則在2019年1月起,於全新的Design Orchard大樓內開展其培育計劃 — 這些項目都有助創新和Techstyle生態環境蓬勃成長。 

 

借古鑒今時光機效應:東南亞市場 受惠中國發展經驗 

當一切進展順利,我們會開始問:下一步是甚麼?參考其他國家過往的發展經驗,可能會帶來一點頭緒。我們其中一個夥伴,將中國稱為「時光機」:因為東南亞國家能回顧中國過往的經驗,作為他們日後發展的參考。中國一開始發展電子商貿,到現在轉攻流動網絡服務,以及建立付款及物流等電貿以外的基建 — 這跟轉型中的東南亞地區的處境非常相似。 

 

而不同之處在於,他們汲取中國的經驗後,轉型的浪潮可能會來的更快。兩地市場還有其他細微差別:中國因市場同質性高,因此較易達至增長;相比之下,東南亞地區由不同文化的國家組成,滲透各個市場時難以將產品本地化。另一個挑戰是收入:大部分東南亞國家的可支配收入,遠低於中國科技熱潮興起之時,對整個系統的增長帶來挑戰與限制。特別是東南亞市場以城市主導而非國家主導(如印尼便是以雅加達為主導),如果要尋找收入達到一定程度的地區,往往集中在某幾個東南亞主要城市 — 新加坡的整體收益,可能比一個印尼城市或人口更多的國家還要高 — 而過度擴充市場,是我們常犯的錯誤。最後一個挑戰:市場時機未到。因為東南亞市場的可支配收入偏低,並缺乏付款和送貨等基建的配合,因此租賃訂閱及高級市場等美式商業模式,對當地市場來說還是言之尚早。 

 

至於在Techstyle領域,東南亞地區缺乏像香港般的完善生態系統,他們需要加強市場流通性,以及建立品牌和生產商網絡;但雖如此,像在越南的生產商已經開始慢慢轉型。下一步,我們需要借助「時光機」參考前人經驗,繼續學習及建立當地市場。 

 

建立可持續社群:GINB主辦的Conscious Festival 2018 

未來令人期待,另一股力量亦已來臨。我們出席了Green is the New Black舉辦的Conscious Festival 2018,並深深被他們所建立的熱潮所啟發。過千人參與了為期兩天的活動,了解可持續發展的趨勢外,亦學習如何將之應用在日常生活之中。我們在研討會上,探討如何利用區塊鏈等創新科技推動可持續發展,並與同場嘉賓得出共識:光是科技並不足夠,需要改變消費者心態,與之相輔才能成事。GINB舉辦的生活節將整個社群聚在一起,我們熱切期待他們明年4月舉辦的香港場! 

 

(Green is the New Black舉辦的 Conscious Festival 2018 市集)

(我們在研討會上探討如何利用區塊鏈等創新科技推動可持續發展)

 

下一篇章:回到香港 

縱然只是一趟短短的旅程,但足以讓我們對東南亞的未來感到非常興奮,我們期待下次到訪當地。現在我們先將目光放回香港,因為南豐紗廠將會在12月正式開幕!請留意我們的最新動態,因為更多、更好的事情在前頭等著我們。